日本三级片网站观看AV毛片

江 岸:白露河畔長出棵小白楊

2020-11-20

  栽種小小說紀事

數年前牽頭組建市小小說學會的時候,我的眼睛總是睜得如銅鈴一般圓一般大,試圖發現境內更多的喜歡小小說的文學才俊,更希望小小說這種文體席卷全市各縣區,完全不留空白。實際情況是,市小小說學會成立之初,只有商城縣、固始縣、光山縣等少數縣有部分小小說寫作者,別的縣區基本無人問津,召開成立大會,這些縣區甚至選不出一個名副其實的會議代表。后來在空白縣之一的淮濱縣陡然出現一個叫做楊幫立的名字,頻頻在各種報刊發表小小說作品,出手不凡,漸入佳境。我當時的欣喜和興奮之情是毋容置疑的。


和楊幫立熟悉之后,我才從他口里得知,他過去是寫散文的,在淮濱縣文友聚會的時候,他經常講一些妙趣橫生的工作、生活見聞,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縣作協主席張彥林的一句話啟發了他:“你這么會講故事,怎么不寫小說呢?”一語驚醒夢中人,他就開始寫起小說來,誰知道,寫著寫著,就迷戀上了小小說。難怪楊幫立的語言感覺這么好,竟是在散文上浸淫許久的緣故。


楊幫立的小小說散發著濃郁的鄉土情結和獨特的地域氣息。他的家鄉有一條河,名喚白露河,是淮河支流,古稱淠水。白露河源出大別山腹地新縣小界嶺,流經光山、商城、潢川、淮濱、固始等縣,至在寺村匯入淮河,全長150公里。白露河堪稱楊幫立的母親河,從小在河邊放牧、拾柴、打豬草,在河里捕魚、撈蝦、逮螃蟹,河水伴隨他一起成長。在白露河畔成長起來的楊幫立,熟悉白露河流域淮濱段的一草一木、風土人情,乃至每一寸土地,他一直在這里摸爬滾打,身上的泥土味道還總是那么揮之不去;他熟悉白露河畔生活的表叔二大爺、三姑六婆,乃至每一位父老鄉親,他就是他們肚子里的蛔蟲,深知他們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他的寫作就不能不打上白露河的烙印。他以“白露河”為背景,用他特有的幽默詼諧的語言,敏銳細致的洞察力,一筆一畫地勾勒出豫南水鄉風景畫。

隨著城市進程的加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逃離農村,走向城市,守護鄉村的重擔落在了老人身上。他們不懼孤獨,以一種執著的信念,守護自己的精神家園。《貼春聯》寫一對農村留守老人為鄰居貼春聯的故事。隨著傳統節日被淡化,人們追求更加快捷的生活節奏,手寫春聯被印刷品取而代之,甚至有些人已經忽略、遺忘了“貼春聯”這種象征春節到來的古老傳統。文中老爺爺手腳不利落了,卻固執地堅持自己寫春聯,并在大雪紛飛的節前,和老奶奶相互攙扶著,幫鄰居們貼春聯。老人并沒有因為村莊的衰敗而自暴自棄,他們自力更生,相互扶持,努力生活,他們對新的一年充滿了向往與期待,對鄰居充滿了祝福與關切。結尾一句“春聯一貼,都過年了......屋子啊水井啊貓啊狗啊樹啊小鳥啊都過年了。”寫得既暖心,又給全文憑添了憂郁的色調,給讀者留下了思考的空間。《狩獵》講述了一個老艄公守護家園、守護愛情的故事。老艄公的家在白露河灣,那里淮草叢生,魚游淺底,鷹擊長空,自然風景美如畫。老艄公一輩子靠捕魚為生,未曾離開過白露河。他心愛的姑娘因為灣里窮,嫁到崗上。老艄公沒有怨恨,反而默默守護著心愛的姑娘,同時也守護著那里的一草一木,守護著大雕。然而造物弄人,這種和諧寧靜的生態壞境卻被老奶奶的孫子盯上了。老奶奶是老艄公曾經心愛的姑娘,在情感與理智的較量中,最終理智站了上風,老艄公果斷制止了孫子的射雕行為,同時也及時終止了孫子向犯罪的深淵滑行的步伐。


楊幫立熟悉黨的鄉村發展戰略,他的筆觸與時俱進,也伸進了火熱的當下鄉村變革生活。鄉村振興是中央繼脫貧攻堅之后,發展農村經濟的又一英明決策,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重大歷史任務。鄉村振興既要塑形,也要鑄魂,既要發展文化,也要發展經濟。楊幫立緊跟時代的大政方針,創作出一系列表現扶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小小說。《凌波仙子》就是其中非常典型的代表作。這篇作品有個很有意境的名字,吸引人的眼球。“凌波仙子”到底是哪路神仙呢?隨著作品徐徐展開,“凌波仙子”的真面目終于浮出水面——原來凌波仙子是一種水鳥。他巧妙地用這種水鳥作道具,以物喻人,把人物心理刻畫得栩栩如生。住在白露河岔的老何,因為貧困,老婆跑了,力不從心的他又把閨女送人了。窮困潦倒加上孤獨寂寞的他,時常在窗前望著樹上“一家三口”的鳥兒發呆。也許是嫉妒心作怪吧,老何竟然拿彈弓射鳥,試圖打破鳥兒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這種惡作劇行為被細心的扶貧干部春楊察覺。為了幫扶老何,他給老何申請了生態管理員的職位,每月補助五百元,又給老何爭取了扶貧項目。扶貧不僅要扶物質,更要扶精神。為了讓老何內心不再煎熬,春楊把老何的女兒也接了回來。這篇扶貧小說,不生搬硬套,寫得生動活潑,頗具內涵,充分體現了扶貧干部對貧困戶的人文關懷,讓老何這類貧困戶心悅誠服。此外《舞姿》、《送你一個艾香包》也是爭取扶貧項目、發展鄉村經濟的小說。《四季平安》、《樓上樓》、《咒中咒》等作品也都充分體現了國家扶貧政策帶給老百姓的福音和日漸美好的生活。

楊幫立的小說注重情節的深刻蘊含,擅長把對生活哲理的思考以及對人性的拷問融入到小說情節中去。《梔子花開》刻畫了一個淳樸善良的老奶奶形象。老奶奶的孫女梔子因搶救落水兒童,自己不幸被洪水沖走。這種俗套的英雄故事,卻被作者以第三者回憶的方式鋪陳開來,在作者娓娓道來的敘述中,不僅梔子的形象高大起來,老奶奶的形象也跟著立了起來。文中巧妙運用梔子花為道具,讓英雄的事跡像梔子花香一樣傳遍千里,并永遠流存于后人心中。《凌晨電話》塑造了一對老夫妻為了照顧孫子、孫女分居兩地的故事,小說觀照老年人窘迫的生活現實,頗有時代意義。年輕時他們為生活奔波勞碌,本該是少年夫妻老來伴,到了安享天倫之樂的年紀,卻為了幫助兩個兒子照顧家庭,只能靠電話互相關心牽掛,其間將親情割斷、撕裂的無奈、痛楚令人心驚。作者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社會現象,并巧妙地以人物對話的形式講述出來,于簡潔、質樸語言中引起讀者強烈共鳴,發人深思。


楊幫立的家鄉淮濱縣地處淮河兩岸,低洼易澇,境內有許多白楊。它們一排排,一行行,像守衛鄉村道路和河流堤岸的哨兵。白楊是速生樹種,仿佛轉眼間,它就能由一棵小樹苗長成參天大樹,鉆入云層中去。讀完楊幫立這本集子的小小說,我就在想,他自己何嘗不是一棵白楊樹?雖然他寫作小小說還不久,但是,他在小小說大家園里,宛如他的母親河——白露河畔的一棵小白楊,只要經風雨、歷霜雪,必定能夠根深蒂固、枝繁葉茂,何愁長不成參天大樹?我們有信心、有理由期待著楊幫立今后的小小說創作更加出彩。

作者簡介

江岸,中國作協會員,河南小小說學會副會長。發表系列小小說“黃泥灣風情”、“青龍街紀事”等500多篇。多篇作品入選精選本,著有《親吻爹娘》等8部,獲第七屆小小說金麻雀獎、金麻雀網刊2019年度小小說優秀作品獎。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