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三级片网站观看AV毛片

楊幫立:白天鵝

2020-11-19

          志高,黑得像祁湖里的烏魚,許是缺少營養吧?頭大上身長,小手短腿大腳,村里孩子給他送個綽號癩蛤蟆。當一個人的時候,志高能面向祁湖,把語文書從前到后背誦一遍,能在白露河埂泥巴地上把數學題演算的跟野草一般密麻。

志高,一路上高中大學研究生博士,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把知識當成漂亮的衣服,帥氣的身材,他是讓知識戰勝他內心的自卑與孤獨。當知識的花朵開滿心田,自卑會躲藏起來的。但自卑是一棵小樹,不知不覺的又長了出來。

他在江南的一所大學里教書,竟然暗戀上了藝術系里的一位教師,一位業余喜歡旅游攝影的美女教師,她美的就像她的一幅幅攝影作品,讓人心馳神往。

當在藝術館看到布展攝影作品的她,他心中蕩漾起家鄉祁湖的春水秋光冬陽,他看見了一只白天鵝,在祁湖拍打著翅膀,迎著陽光,踏著碧波漸飛漸遠。

他很快有了她的號碼,有了她的微信,有了她出門行走的路徑,有了她一套套青春張揚的服裝在他眼前搖曳。他用信號聯系他,他用步伐跟蹤她,而她的眼里似乎吝嗇的連一絲目光都不給他,他心中的那棵樹,慢慢長成了鐵,自卑的果子壓彎枝頭。

回家吧,回祁湖去看看真實的天鵝吧!

每年冬天,家鄉會飛來一群白天鵝,在這兒越冬,故鄉能容納一切,這祁湖像彎彎的上弦月,水面很大,卻很淺,菱角芡實水葫蘆,荸薺茭白蓮子藕,凋謝了秧隱藏了果,天鵝,這兒是天鵝最喜歡的棲息場所。

立冬了,天鵝該飛回來了吧?

父親是個孤兒,三十多了在白露河埂上撿到了傻娘。傻娘,在志高12歲的時候走丟失了,爹出外一邊打工一邊找。志高,孤單中成長著孤獨。他童年的歡樂融在這祁湖里,一條破船任它在湖里蕩漾,翻菱角采蓮藕摘芡實,下地籠捕魚蝦,看水鳥飛翔,聽人家的歡笑聲。鄰家奶奶時常對著湖里一嗓子——志高哎,來俺家吃飯!如今的老奶奶,患有嚴重風濕病,一到冬天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志高買好輪椅羽絨衣褲,駕著小車,一路向北,400多公里吧,中午,他抵達了老奶奶家,他要推著她一塊去看天鵝呢。

老太太坐著,志高推著,很像親祖孫倆,沿環湖路緩緩走著。老太太說,你恁忙,咋有時間回來呀?瞧見天鵝,也沒一句話,心里有事啊。

教學太累了,我想回來散散心。

是啊,日頭暖和,天空干凈,天鵝多自在呀,瞧著多舒坦啦。

志高是得調整一下心情了,許是今天太暖和了,沒想到前面出現了個癩蛤蟆,在埂面上慢慢的爬著,他停穩輪車,捧起了癩蛤蟆,抬起頭,一陣天鵝嘎啦嘎啦鳴叫著,從頭上飛了過去。

志高心情持續降溫,扒開層層枯草,把那只癩蛤蟆深深地藏下蓋好。

奶奶說你把我的窩(南)瓜摘回來吧。今年啊,半年干旱半年雨,我種點窩瓜,以為都旱死了,秋后下了一場一場雨,秧爬到了草里,在草上架滿了花。我也不知道結沒結,湖埂陡,刺苔蒼耳子厚著呢,我想了草叢里啊,肯定有,我摘不上來呢。

順著瓜秧,志高摘上來一個個圓的臉盆一樣的南瓜,他把它壘在了奶奶的屋檐下,奶奶看到了那金黃的南瓜,笑得就像一朵盛開的南瓜花。還有柿子,奶奶指著房頂說。屋后一棵高大的柿子樹,葉子落盡,一樹的金黃柿子掛在枝頭上,溫暖著冬日的陽光溫暖著志高的心。

咱不摘了,讓柿子長著吧。看這電線老化凌亂了,我還是來整修一下吧。

志高又打開車后備箱,搬下油鹽醬醋,細米白面,豬肉水果……還有藥,志高要走了。奶奶說志高啊,這瓜呀,都是靠它自個長出來的;志高啊,祁湖,不是水面大,水里有食吃,天鵝能來這落戶嗎?志高啊,你是個苦孩子,不是自己好好學習,能到大學里去教書嗎?

志高點點頭,把他的沉重都扔給了祁湖,扔在了天鵝的翅膀上,讓它帶給藍天白云吧。

回到學校不久,他竟然收到了她的一條信息,請來藝術館看我的畫展吧!他來到展廳里,中間有一張照片:輪椅,慈祥的奶奶,摞起的南瓜,紅燈籠似的柿子縫隙間,碧藍的天空上,一陣白天鵝漸行漸近……

——五屆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選

 

評  點

當一只癩蛤蟆戀上白天鵝,得不到回應陷入痛苦時,唯有回到故鄉,在故鄉的山水間,在故鄉奶奶的人生智慧中,獲取放下的力量,獲取自我強大的力量。就像祈湖水一樣,志高做好了自己,自然引得白天鵝的眷顧。充滿人生哲理的一個故事,文字簡潔而充滿美感。

作者簡介

楊幫立,河南淮濱人。作品散見《人民日報》《百花園》《微型小說選刊》等報刊,有作品獲獎并入選語文試題。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