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三级片网站观看AV毛片

中國官場“逆淘汰”怪象

2020-10-09

 來源:人民日報微信、湖南日報


所謂“逆淘汰”,就是壞的淘汰好的,劣質的淘汰優勝的,小人淘汰君子,平庸淘汰杰出,等等。有史以來這種悲劇常常發生,李太白只能游山玩水,陶淵明惟有去種田,屈原不得不自投汨羅江等等,都是逆淘汰的表現。逆淘汰現象恰恰體現了“適者生存”這一進化論的核心思想,只有適應環境才能夠不被淘汰,而不是強者生存。


在一個好的政治生態中,應該是好的淘汰壞的,優質的淘汰劣質的。然而,由于種種原因,導致結果被顛倒了過來,就成為“逆淘汰”。這就是指,在選人用人問題上存在著不公正現象,那些品行端正、作風扎實、埋頭苦干、廉潔奉公的老實人得不到較快提拔,而那些善于投機鉆營、擅長巴結討好領導、喜歡勤跑勤送的人倒“進步”快了,甚至排擠、淘汰掉了優秀干部。


無論在電視電影的故事情節還是現實社會中君子常被小人打敗,小人易得志,岳飛刺上了"精忠保國"還是斗不過秦檜。為什么自古以來君子都不跟小人斗,道理很簡單,因為小人什么手段都使得。在職場上或者官場中常可見到有能力的被束之高閣,人才到處流放,平庸之輩青云直上。


人民日報微信曾發表了《中國官場逆淘汰六大怪象》的文章對此等怪象進行批判,其內容如下:


近日,許多干部來信來電反映,當前政治生態亟待治理,尤其需要關注“官場逆淘汰”現象,即:


“官場逆淘汰”不僅驅逐了部分清正廉潔的干部,而且正迫使越來越多的干部走向違法亂紀的歪路,危害甚重。在一個健康的政治生態中,劣幣不會大規模驅逐良幣。然而,如果人們發現,很多官員不僅沒有因為腐敗受到懲處,反而邊腐邊升,那么依靠貪腐獲得金錢,再以金錢開路去跑官、買官、要官的風氣就會越來越重。近日,人民論壇問卷調查中心相關專題調查結果顯示,53.5%的受訪者認為當前官場逆淘汰現象普遍存在,許多干部對此深惡痛絕。


政治生態受到污染,官員個人難以獨善其身,這種風氣在一些地方、一些部門的盛行有著深刻復雜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很多明規則被潛規則取代。當下,各種規章制度相對以往有點兒改進,這些“明規則”本應發揮凈化政治生態的功能,以及對污染政治生態的行為進行糾偏。然而,在現實中潛規則的盛行總能使明規則形同虛設。下面,我們對官場逆淘汰六大怪象進行了梳理。


(一)清廉的不如腐敗的


清廉的被淘汰了,腐敗的反而步步高升。很多腐敗官員,依靠貪腐獲得大量灰色收入,并用于跑官、買官、要官,他們在升遷過程中,以金錢開路,用物質利益打通關系,這種人能得到提拔。而為官清廉的領導干部,由于囊中羞澀,沒錢打點關系,往往遭到了冷落。根據中紀委官網公開的信息,中央巡視組發現山東、廣東、河南等省份都存在程度不等的跑官賣官現象。這種現象的普遍存在,對于清廉的領導干部是一種極大的不公平,而且極大地惡化了官場政治生態。庸官昏官貪官平步青云、受到重用,德才兼備的官員卻只能坐冷板凳,這種“逆淘汰”必然會導致優秀人才沒有施展空間,如果不能遏制這種現象,必然導致官員整體素質的下降。


(二)親民的不如霸道的


為民、親民、愛民是為官者理應樹立的政德,然而在基層,這樣的官員往往被貼上“沒魄力”、“沒能力”、“軟弱”、“搞不定事情”等標簽。一些霸道蠻橫、甚至無視百姓利益的官員,卻被上級視為能人,得到提拔。基層干部本應耐心傾聽群眾訴求,然而做不同利益群體的調和者,必然耗時費力。在目前各地“大干快上、只爭朝夕”的氛圍下,耐心做群眾工作的領導干部往往顯得“不合時宜”,通過各種手段“擺平”、“搞定”,卻能贏得有魄力能干事的好名聲。許多官員認為,得罪了百姓,百姓無可奈何;得罪了上級,上級隨時可以摘掉烏紗帽。因此很多官員想辦法擺平群眾,迎合上級。民間諺語稱“為百姓著想的永遠留在了百姓中間,善于擺平百姓的卻步步高升”。這樣的逆淘汰,使得基層干群不是魚水關系,而是“油水關系”。


(三)干事的不如會說的


有責任、有擔當、想干事的困難重重;豪言壯語多、實際行動少的投機干部卻升遷有道。當下正處于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時期,亟需勇于改革、大膽創新的干部能夠直面矛盾、正視困難,敢于上陣、靠前指揮,奮發進取、沖破藩籬。但改革攻堅期的工作錯綜復雜,不僅難度系數較高,而且還有著失敗的風險。很多想干事的干部,要說“討人嫌”的話,干“得罪人”的事,由此會遭受到各種“明槍暗箭”的阻撓,最終“干不成事”。于是,一些干部就選擇了“另類”的發展之道。對于急難險重的任務,他們推脫躲閃、繞道走;但他們卻擅長坐而論道,說空話、假話、套話、大話等。他們往往是說得多、做得少、以說代干,因為喊起來容易,干起來難。“說”只要動動嗓子、開開大會,就能報紙上有名,電視上有影;而“干”要到工作一線、生產一線,要甩開膀子、放下身段;“說”還能推卸責任,出頭露臉的事自己干,出了問題干事的人擔;“干”得多的人,容易出現紕漏、出事故,由此出現了很多干事的人被淘汰出局,會說的人平步青云的情況。


(四)不站隊的不如站對隊的


每當黨委、政府換屆、部門輪崗、干部調動時,總會出現“誰是誰的人,哪個是哪個圈子的”傳聞,而一旦出現腐敗案件,特別是串案、窩案,有關“官場站隊”的官場傳聞也會得到證實。比如,很多備受關注腐敗案件,僅從其幾任秘書、多名下屬、多名近遠親屬違法犯罪事實來看,就可以看出在其“隊伍”里藏著不少的“同道中人”。緣何官員愛“站隊”,其中的奧妙在于,“隊伍”中的人往往能從中獲得好處。在這樣的“圈子”中,是非不分,難辦的事變得好辦,不能辦的事變得能辦。只要是“圈中人”,有了問題甚至錯誤,大事可以化小,小事可以化了;沒有成績可以幫你造出成績,小成績可以幫你吹成大成績;由此“圈中人”一榮俱榮、共同升遷;如此必然擠占了默默無聞、“不站隊”干部的發展空間。


(五)眼睛向下的不如眼睛向上的


眼睛能否向下看,是檢驗干部是否勤政愛民的一桿標尺。我們黨的事業,需要的正是思想上尊重群眾、感情上貼近群眾、工作上造福群眾的“眼睛向下”的干部。但一些干部,要么長期不下基層,不接地氣,不通下情,與群眾越來越疏遠隔離;要么對群眾呼聲聽而不聞,對百姓疾苦視而不見;要么把主觀意愿強加到百姓身上,“惠民舉措”、“民心工程”等名不副實,招致怨聲一片……如此干部,實屬官場“害群之馬”,理應盡快清除出干部隊伍。但是,這些干部雖不愿眼睛向下,卻深諳眼睛向上之道,他們遇到困難“繞道走”,遇到領導“跪著走”,使出渾身解數,諂媚上級、溜須拍馬、曲意逢迎。當下,不乏這樣的“眼睛向上”的干部得到賞識與重用,而真正干事、眼睛向下的官員卻被淘汰出局之怪象。


(六)實干的不如做秀的


官員升遷要靠政績,但“政績”與“政績工程”是兩個概念,絕對不能混淆。一些官員實實在在干事,為百姓謀福利,但政績卻不容易被看到,缺乏可以炫耀的政治資本。很多官員擅長“花拳繡腿”的功夫,這種所謂的政績“看的見、摸得著”,頗能裝點門面,但卻勞民傷財、對百姓無益。事實上,廣大百姓是能輕易分辨出哪些政績是實實在在的,哪些形象工程是水分十足的。但由于官員升遷往往是要靠上級提拔,那些“大氣魄、大手筆”的形象工程,往往很具說服力,而事關百姓利益的具體事難以被上級發現,所以往往作秀的升了上去,踏實干事的卻原地踏步。這種逆淘汰,不僅惡化了官場風氣,更造成了社會財富的極大浪費,使百姓對政府的完全失去了信任。


打破這種逆淘汰就要從制度和文化兩方面入手。


要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行政監督、民主監督、輿論監督的作用,使得逆淘汰的現象無處遁形,貪官、庸官、昏官被識破,其諂媚之術、浮夸之技喪失用武之地,為民、務實、清廉的干部才能脫穎而出。  


加大對違規違紀選人用人、“逆淘汰”、“為官不為”等行為的查處等等。這些措施多管齊下,必定有助于鏟除產生官場逆淘汰的土壤。


當前,在一些地方和個別部門干部任用中,存在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現象:會來事的擠走會干事的,會鉆營的取代善經營的,才疏學淺的淘汰德才兼備的,這種選人用人上的“逆淘汰”現象,如不加以有效抵制和遏制,會給人民的事業帶來致命的危害。


“逆淘汰”,在干部選拔使用上表現很多,如在選人范圍上,喜歡看來頭、看背景,在自己視野內和接觸的圈子里選人;在用人標準上,不是任人唯賢,而是劃圈子,定框框,任人唯親,唯利是圖,誰跟自己走得近就用誰,誰“跑要送”就關照誰;在用人程序上,表面上按規矩辦,實際上把標準搞成某個人的“私人訂制”,把規矩變為潛規則的“漂白劑”。凡此種種,不一而足。在這種環境中,所謂的“伯樂相馬”規則,實則是某些人以好惡選人用人。這就極易出現人身依附,結果只能“劣幣驅逐良幣”。


干部任用中的“逆淘汰”現象一旦出現,會產生很壞的發酵效應,假若“不跑不送,原地不動;又跑又送,提拔重用”成為常態,又有誰肯再去扎扎實實、任勞任怨、敬業奉獻呢?干部作風不漂浮才怪呢。如果“進了圈子跑步前進,不進圈子原地稍息”成慣例,形成“圈子文化”,又有誰還愿汗珠子摔八瓣拼命干,還不削著腦袋尖往里鉆?這自然就會大量出現“不看群眾滿意不滿意,就看領導注意不注意”“只唯上,不唯實”,頻繁“作秀”討領導喜歡的“鬧劇”,那些真正干事創業者就被“邊緣化”掉了。投機鉆營者受推崇,兢兢業業者受冷落,豈能不形成吏治上的“破窗效應”?


破解用人上的“逆淘汰”難題,最主要的就是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不留“暗門”,不開“天窗”,讓“隱身人”無處躲藏。要堅持嚴格的倒逼制度,使干部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


Powered by